扇贝多次“跑路” 竟有三宗罪!獐子岛被证监会罚60万 董事长终身市场禁入

2019-07-11 作者:   |   浏览(

K图 002069_0

  因扇贝“跑路”闻名资本市场的獐子岛终于等到来自证监会的处罚决定。

  獐子岛被罚60万

  董事长吴厚刚市场终身禁入

  今晚,獐子岛发布晚间公告称,2019年7月9日,公司及相关人员收到中国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

  告知书显示,证监会针对獐子岛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一案已调查完毕。经查明,獐子岛涉嫌财务造假,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獐子岛披露的《关于2017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结果的公告》涉嫌虚假记载;獐子岛涉嫌未及时披露信息。

  证监会拟决定对獐子岛给予警告,并处以60 万元罚款;对吴厚刚、梁峻等人给予警告并处以罚款。

  具体来看,证监会拟决定对吴厚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对梁峻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勾荣、孙福君分别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24名公司人员被给予警告并共计罚款284万元。

  一个月前的6月11日,獐子岛曾发布公告称,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目前正在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根据今天公告披露的证监会调查结果,獐子岛主要存在“三宗罪”。

  2016年虚增利润1.3亿元

  经证监会调查发现,獐子岛涉嫌财务造假,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其披露的2016年年度报告、2017年年度报告、《关于底播虾夷扇贝2017年终盘点情况的公告》和《关于核销资产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公告》涉嫌虚假记载。

  就2016年财务数据来看,董事长吴厚刚等公司20余位负责人失职造成獐子岛2016年年度报告涉嫌虚假记载,账面有重复结转成本的情形,账面采捕区域还涵盖了部分内区,甚至涵盖了岛屿。

  具体而言,根据獐子岛成本结转方法,獐子岛2016 年真实采捕区域较账面多 13.93 万亩,致使账面虚减营业成本 6002.99 万元。部分 2016年有记载的库存区域虽然没有显示采捕轨迹,但在 2016 年底重新进行了底播,根据獐子岛成本核算方式,上述区域应重新核算成本,既往库存成本应作核销处理,致使账面虚减营业外支出 7111.78 万元。

  受虚减营业成本、虚减营业外支出影响,獐子岛2016 年年度报告虚增资产 13114.77万元,虚增利润 13114.77 万元,虚增利润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 158.15%,2016 年度报告中利润总额为 8,292.53 万元,净利润为 7,571.45 万元,追溯调整后利润总额为-4822.23 万元,净利润为-5543.31 万元,业绩由盈转亏。

  2017年虚减利润2.8亿元

  在业绩巨亏的2017年,獐子岛进行的又是另外一波操作。

  2018年1月,獐子岛突然发布公告称,由于降水量减少,扇贝的饵料减少再加上养殖规模的扩大和海上水温异常等灾害造成扇贝吃不饱乃至意外死亡,以致受灾海域达到131.46万亩,公司海洋牧场存货核销及计提跌价准备影响合计6.38亿元,且全部计入2017年度损益。此预警公告一出,围观群众也都心知肚明——2017年獐子岛的营收大概率表现不好。果不其然,据其财报显示,獐子岛2017年度业绩出现大幅亏损,净亏损高达7.23亿元,其中虾夷扇贝的营收比去年同比减少53.08%。于是受到这一利空消息的影响,獐子岛那一年的市值蒸发了26亿元,而“扇贝吃不饱”和“扇贝去哪儿”也成了当时坊间的谈资。

  然而,蹊跷的是,证监会调查结果显示,獐子岛2017 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减利润的情况。

  獐子岛存在随意结转的问题。獐子岛2017 年账面记载采捕面积较真实情况多 5.79 万亩。将部分 2016 年实际采捕海域调至2017 年度结转成本,致使 2017 年度虚增营业成本 6159.03 万元。

  同时,对比獐子岛2016 年初库存图和 2017 贝底播图,部分 2016 年有记载的库存区域虽然在 2016 年和 2017 年均没有显示采捕轨迹,也没有在 2016 年底播,但在 2017年底重新进行了底播,根据獐子岛成本核算方式,上述区域应重新核算成本,既往库存成本应作核销处理,致使 2017 年账面虚减营业外支出 4187.27 万元。

  2018年4月28日,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对 107.16 万亩虾夷贝库存进行了核销,对 24.30万亩虾夷贝库存进行了减值,金额分别为 57757.95 万元和 6072.16 万元。

  实际上,獐子岛在核销海域中,2014 年、2015 年和 2016 年底播虾夷贝分别有 20.85 万亩、19.76 万亩和 3.61 万亩已在以往年度采捕,致使虚增营业外支出24,782.81 万元,占核销金额的 42.91%;减值海域中,2015 年、2016 年底播虾夷贝分别有 6.38 万亩、0.13 万亩已在以往年度采捕,致使虚增资产减值损失 1110.52 万元,占减值金额的 18.29%。

  受虚增营业成本、虚增营业外支出和虚增资产减值损失影响,獐子岛公司2017 年年度报告虚减利润 27865.09 万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 38.57%。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追溯调整后,獐子岛该年度业绩仍为亏损。

  值得一提的是,而在此之前,2014年10月,獐子岛也曾发布公告称,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异常的冷水团,公司在2011年和部分2012年播撒的100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受此影响獐子岛前三季业绩预计亏损约8亿元,当时便受到了来自证监会的立案调查。

  2017年《秋测结果公告》

  涉嫌虚假记载

  2017年9月19日,獐子岛披露了《关于开展2017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的公告》,公司将于2017年9月26日至2017年10月18日进行2017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

  10月25日,獐子岛披露了《秋测结果公告》按原定方案完成全部计划120个调查点位的抽测工作,对135万亩海域的库存进行预估,公司底播虾夷扇贝尚不存在减值的风险。

  然而在实际操作中,科研船航行轨迹却显示出不一样的执行结果。

  根据证监会貂蝉,“獐子岛科研19”号船在公司记录的秋测天数内,被航行轨迹证实执行计划的点位极少,而秋测抽取但未实际执行的66个点位已占秋测全部披露点位的55%。其中,2014贝底播区域的21个点位中有19个点位已实际采捕,2015贝底播区域的14个点位中有2个点位已被实际采捕,合计至少21个点位已在2017年秋测执行前采捕完毕。

  单月亏损1000万元等未及时信披

  证监会调查发现,獐子岛存在单月亏损1,000 余万元、全年亏损 535.3 万元等事件,但未及时披露业绩预告修正公告。

  2017 年 10 月,獐子岛单月亏损 1,000 余万元。11 月中旬,上半月销售数据出炉,勾荣发现扇贝销售数据大幅下降。截至11 月末,獐子岛亏损进一步加大,合并后当年利润仅剩 5,000 万元左右,与三季报中全年盈利预测9,000 万元至 11,000 万元相差远超20%。

  2017 年 12 月 23 日,獐子岛收到韩国公司收益预测数据显示12 月预计亏损 272.4万元,全年预计亏损 528.2 万元。2018 年 1 月 29 日韩国公司发送最终版收益预测,全年亏损 535.3 万元。

  2018 年 1 月 10 日,勾荣知悉扇贝 12 月销售损失 400 余万元。不晚于 2018 年 1 月初,獐子岛财务总监勾荣已知悉公司 2017 年净利润不超过 3000万元,“2017 年四季度业绩下滑,全年业绩与原业绩预测偏差较大”,并向吴厚刚进行汇报。

  此外,汇兑损失3000 万随时可根据汇率变化情况估算。

  “三番五次”被问询和调查值得一提的是,“扇贝跑路”事件似乎不仅仅是影响了獐子岛的业绩那么简单,其就如“蝴蝶效应”一样牵动了一系列事情的发生。5月22日,獐子岛发布公告称收到来自中小板公司管理部的问询函。问询函里,监管部门一共提出10个大问题以及14个小问题,要求獐子岛对2018年年报中的问题进行解释,其中包括审计所提供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背后的原因;曾经许诺的“恢复经营能力”进展状况;海参、鲍鱼产品毛利率暴增的原因等。而需要注意的是,该公司再6月1日又再次受到一封问询函。巧合的是,这是獐子岛刚刚回复第一封问询函后的次日才收到的“连环追问”,内容也更多的是对上一次回复的继续追问。查阅这两份问询函发现,交易所对3个问题格外关注。

  第一,年审报告保留意见涉及的资产减值事项和应收账款事项是否具有广泛性影响;

  第二,保留意见所涉及长期资产无需计提减值准备;

  第三,说明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具体计算过程。至此,在6月11日,也就是披露仍在被立案调查公告当天,獐子岛再次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

  此外,獐子岛也是“三番五次”被立案调查。獐子岛于2018年2月9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并于去年2月10日在指定信息披露媒体上披露了《关于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的公告》,后在去年3月至今年5月每月披露《立案调查进展暨风险提示公告》。

  2019年上半年预计亏损2500万

  獐子岛近日发布2019年上半年业绩预告,预计净利最高亏损2500万元,比上年同期由盈转亏。

  公告显示,2019年1月1日—2019年6月30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000万元–2500万元,比上年同期由盈转亏。

  值得一提的是,据一季报显示,截止2019年3月底,獐子岛尚有普通股股东总数49050人。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如公司受到中国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且违法行为属于《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的,其将受到强制退市处罚。这也意味着,一旦这种情况发生,届时上述近5亿股民将被“集体闷杀”。

(文章来源:中国基金报)